(深度好文)经济真的需要顶层设计吗?

导读:宏观调控,央行等因经济顶层设计而出现的事物,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存在的,我们也总是认为,没有经济上的顶层设计,我们今天的经济不会这么繁荣。

但经济真的需要顶层设计吗?没有顶层设计的经济将会怎样?它会崩溃吗?

闻西说科技,今天也来说说经济,请注意,本文较长,建议先收藏,并找个较为充裕的时间阅读本文会更为合适。

前言

很久之前,天地之间,混沌一片,有一个叫盘古的巨人,一直睡了一万八千年,有一天突然醒来,他见周围一片漆黑,就抡起大斧头,朝眼前的黑暗猛劈过去。只听一声巨响,混沌一片的东西渐渐分开了。轻而清的东西,缓缓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的东西,慢慢下降,变成了地。

这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

古今中外,神创论一直占据着人类信仰的上风。

宗教是最为喜欢神创论的,上帝耶稣,先知穆罕默德,佛祖释迦摩尼,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作为创世之神,于是才有了当今的世界及芸芸众生。

据统计,全球的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的教众占据全球总人口的一半以上。

正因为如此,这种自上而下的神创论,影响着当今社会的方方面面。

神创论的土崩瓦解

古罗马共和国末期的诗人和哲学家卢克莱修(约公元前99年~约前55年)说:“神灵之力从没创造出什么,它们不能无中生有。”,这说明早在古罗马时代,就已经有人公开反对神创论,而卢克来修的学说,是继承自更早的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公元前341 – 前270年)的哲学观。

与神创论的斗争一直延续至今,在历史上,很多时候都以惨烈的方式失败了。

比如为了捍卫哥白尼日心说的布鲁诺,1592年被捕入狱,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布鲁诺是勇敢的英雄,因为他所捍卫的日心说创始人哥白尼,也是在死后才让发表日心说的,这足以说明神创论的影响有多强大,它容不得质疑。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对神创论的质疑,也越来越频繁,也越发的没这么惨烈了,因此今天的你我,都可以质疑之。

但这并非就表明胜负已分,相反,它根深蒂固。

1859年,经过5年时间的考察,以及之后十几年的刻苦研究,达尔文发表了对后续时代影响深远的著作《物种起源》,彻底颠覆了之前人类起源的神创论宗教学说,引起全世界的震惊。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带来了社会各界,各个行业对于神创论的普遍质疑。

自此,神创论开始渐渐被瓦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科学的眼光,来解释世间万物。

虽然在今天,各大宗教仍然信者众多,但科学已无孔不入,甚至连教皇都邀请霍金前去演讲,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巨大的进步。

对顶层设计的偏爱

如果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标志着神创论开始逐步跌落神坛,可后世之人对于种种复杂且不可思议的事物总是偏爱于顶层设计的论断,却又不得不让人深思。

著名的科普作家马特·里德利对此研究颇深,并在他的著作《自下而上:万物进化简史》中表达的观点令人印象深刻:

人类之所以能够主宰地球,不是哪个神灵“顶层设计”的,经济为什么变为今天这个样子,没有人去“顶层设计”它,技术之所以发展并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没有人去“顶层设计”它。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种自发的,自下而上的演变而已,它跟达尔文所提倡的生物进化,似乎是一样的。

不得不说,马特·里德利道出了万物发展的本质:万物的发展及演变,没有人去设计它,它是自发的,自下而上的。

但神创论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极其深远,它给人类思维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这种印记,刻入大脑,深入骨髓。

虽然我们摒弃了很多的神,不让这些神们来主宰我们自己,但我们时时刻刻都相信,很多伟大的事物,都来自一个极其优秀的顶层设计。

古罗马的卢克来修,虽然发表了对日后影响深远的哲学思想,但当他在遇到无法解释的事物时,又将他们解释为神的创作,这样一种前后不一致的观点,马特·里德利称之为“卢克来修式偏离”,简称为“偏离”。

这种偏离,在当今社会无处不在,比如,中国经济为何在最近4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飞速发展。

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但大家都一致地认为,是来自伟大领袖邓小平的顶层设计。

但果真如此吗?邓小平之前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做了顶层设计吗?

最近在朋友圈看到一个段子:

话说当年改革开放,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发展经济,之后伟人邓小平来到深圳,画了个圈,是为经济特区,啥是经济特区,就是这个地方事少管。

这个段子其实在无意之中道出了经济发展的本质:经济发展是一场自下而上的,自发式的全体老百姓参与的演变行为。

它并非来自什么有意而为之的顶层设计。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萧规曹随。

故事我就不细讲了,但它跟深圳改革开放的故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说的是要让老百姓休养生息,经济自然就发展起来了),经济发展似乎从来就没有什么顶层设计。

但人人都偏爱顶层设计,人人都希望通过顶层设计,设计出一个伟大的东西,做那个创世之神,虽然我们今天都提倡科学发展观。

但如果能被称之为神,谁不爱呢?虽然它不一定是对的,却犹如飞蛾扑火,即使是错的,也要扑过去。

这种对顶层设计的偏爱,或者说对于希望自己成为那个“创世之神”的向往,使得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充斥着顶层设计。

经济,教育,体育,企业等等,似乎都有着一个“神”,这个“神”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奉为圣旨,有了它,一切都变得那么合理,那么智慧,那么无可挑剔。

就拿本文探讨主题的——经济来说,经济上的宏观调控无处不在,人人都寄希望于通过这种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来将物价,将房价调控到合理水平,但似乎往往事与愿违,好像从来就没兑现过,倒是离目标越来越远了。

难道顶层设计出了问题?抑或是其他原因?

我们不妨来看看经济“顶层设计”的历史。

央行的历史

央行这一事物,并非有国家以来就有。

瑞典的中央银行是世界上最​‌‌早的中央银行,并且是一家民间银行。1656年这家银行获得特许状,但是因为坏帐8年后倒闭。

1694年,作为民间拥有的股份有限公司,英格兰银行获得国家特许状,拥有了发行等同于货币的银行券的权利,英格兰银行虽然是政府独家运作的银行,却在长达252年间保持这民间机构的身份,直到1946年,英格兰银行才被收归国有。

直到19世纪,欧洲各国才开始纷纷建立属于自己的央行。

法国央行诞生于1800年,德国央行于1875年诞生。

美国于1913年,成立了联邦储备系统,但是国会最初并没有打算让美联储成为中央银行,但随着美联储权力的扩大。1951年,美联储与财政部签署协议,美联储的决策不受财政部的影响,至此美联储成为事实上的美国中央银行。

苏格兰的自由银行制度

1716年至1844年,苏格兰经历了空前的货币稳定时期,在它追赶英格兰的过程中,开创了金融创新,实现了快速的经济增长。

而同一时期的英格兰,却通胀不断,货币和经济危机不断,简直乱七八糟。

同一时期,为何经济的表现差别这么大?

答案就是苏格兰采取的是自由银行制度,而英格兰是由当时的央行英伦银行控制并垄断。

自由银行制指的是一种完美竞争的金融体系,在这种体系中,私人银行可以在没有重大法律限制的情况下,竞争性发行通货,而不是由国家设置的中央银行来垄断发行。

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中央银行制度,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央妈。

简单的说,就是苏格兰的各大银行都可以自行发行货币,但英格兰的货币发行权垄断在央行英伦银行手里。

为何到了1844年,苏格兰的自由银行制度就结束了呢?是因为苏格兰的自由银行制度没有顶层设计而无序发展导致崩溃了吗?其实并不是。

真实原因是,英国议会在1844年订立《1844年银行特许状法令》,禁止所有私人银行发钞,到1845年更限制苏格兰再开设私人银行,所以苏格兰自由银行制度也正式终结。事实上从1727年到1845年,苏格兰自由银行发生危机的次数和程度远远低于英国本土。

我们来看看历史数据,英国从1809年到1830年之间总共有300多间银行倒闭,而同期没有一家苏格兰银行倒闭。苏格兰自由银行制度的稳定性远高于当时的英国。

1844年颁布的禁令,实际上大受银行家们的欢迎,因为他们再也不需要面对新的竞争者了,实际上他们还受到了英伦银行的保护,一旦出现坏账及其他什么问题,英伦银行还会包底。

终于,禁令真正在苏格兰开始实施之后不到两年,1847年,因为在央行英伦银行的不正当保护之下,累积起的不负责任的银行信贷,变成了不良贷款,苏格兰曾经引以为傲的自由银行体制,彻底的毁掉了。

之后的故事也就无须多说了:央妈兜底,老百姓买单。

自此之后,世界上有了央妈的经济,金融危机发生的次数反而有增无减。

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

当然,上面提到的苏格兰的故事并非个例,我们还可以再举两个例子。

19世纪,瑞典也有一套自由银行体系,银行争相自行发行钞票,它最终带来的效果跟苏格兰的自由银行体制几乎一样,出奇的稳定:

在它存在的70年间,没有一家发钞银行倒闭,没有任何一名票据所有人损失过一个克朗,没有一家银行关上提款窗哪怕一天。

20世纪30年代,发源于美国的经济危机,几乎是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它的影响几乎波及全球任何一个角落,其中一些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几乎无一幸免,比如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

但作为美国的邻居,加拿大,却以最佳的状态撑过了大萧条,银行体系出的问题最少。

这难道是因为加拿大有一套优秀的银行制度吗?

它也确实是最优秀的银行制度,因为此时的加拿大,还未成立央行,它跟我们前面提到的苏格兰及瑞典的自由银行体系都是一样的,没有央行,因为加拿大的央行是经济大萧条之后成立的:1934年,加拿大才成立央行(而大萧条被认定发生的时间是1929年至1933年之间)。

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哈耶克,在1976年出版了他的著作《货币非国家化》,颠覆了正统的货币制度观念:既然在一般商品、服务市场上自由竞争最有效率,那为什么不能在货币领域引入自由竞争?哈耶克提出了一个革命性建议:废除中央银行制度,允许私人发行货币,并自由竞争,这个竞争过程将会发现最好的货币。

而哈耶克所提出的这个货币自由竞争,允许私人发行货币,不就是前面提到的苏格兰,瑞典及加拿大曾经拥有的自由银行体系吗?

在央行这个事物出现以前,货币的发行难道不是由私人发行吗?捡个贝壳,淘金这些不就是自由发行货币吗?

为何随着社会的发展,优秀的制度反而面临消失?

经济真的需要一个救世主吗?

到底经济发展应该是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还是放在一个大的框架里,任它自由演变,它能演变好吗?

没有了顶层设计的经济,它能否演变出一个不崩溃的,一个没有金融危机的世界?

不崩溃的互联网

世间万物,越是复杂的事物,越是不可思议,有太多的复杂事物我们连为何是这样都不知,更何况去设计它。

凯文·凯利在他的著作《失控》中提到了一种思维,它叫蜂群思维。

蜜蜂是一种很奇怪的昆虫,每一只蜜蜂作为一个个体,它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一群蜜蜂,却能够建造出令人叹为观止的蜂巢,跳八字舞。

有人一定会说,是蜂王控制了它们。

事实上,蜂王的作用只是繁殖,并没有控制之意,而且即使把蜂王拿走,这样一群蜜蜂在短暂的时间里,并不会乱套。

百度百科里对于蜂群思维的介绍,实际上也来自于凯文·凯利的著作:

蜂群思维是能同时进行感知和记忆的分布式内存,是由许多独立的单元高度连接而成的一个活系统,具有典型的自适应性特征。

蜂群思维一定超越了它们的个体小蜜蜂思维。它的神奇在于,没有一只蜜蜂控制它,但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只从大量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它的神奇还在于,量变引起质变。要想从单只蜜蜂的机体过渡到集群机体,只要增加蜜蜂的数量,使大量蜜蜂聚集在一起,使它们能够相互交流。等到某一阶段,当复杂度达到某一程度时,“集群”就会从蜜蜂中涌现出来。蜜蜂的固有属性就蕴含了集群,蕴含了这种神奇。

互联网,就是一种典型的蜂群思维,没人能够完全控制互联网,也没人能够预知互联网会往哪儿走,但互联网却有它的特性,甚至形成了一种思维,叫做互联网思维。

这样一种互联网,难道跟蜂群不是一样没有顶层设计吗?

可是谁又能否认,互联网不是一种迄今为止最为伟大的事物呢?

互联网崩溃过吗?

恐怕一次也没有!

比特币的试运行

2008年,一篇署名为中本聪的研究报告《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货币体系》发表,不到两个月,即2009年1月3日,比特币诞生。

在比特币诞生之前,没有任何一种货币可以不经过银行这种中介机构就可以进行交易的(多少前辈尝试过却都以失败告终),虽然中本聪的比特币诞生了,但中本聪其实并没有把握,比特币到底能够撑多久,正如凯文凯利在《失控》中说的:要想洞悉一个系统所蕴藏的涌现结构(或者说结果,演变方向),最快捷,最直接也是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运行它。

我想中本聪一定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比特币才诞生的,它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希望它能够茁壮成长,但显然他不希望拔苗助长,维基百科事件就是有力证据:

2010年12月5日,在维基解密泄露美国外交电报事件期间,比特币社区呼吁维基解密接受比特币捐款以打破金融封锁。

比特币获能得这样一种强有力的支持,按常理来说,中本聪应拍手叫好才对,但中本聪却一反常态的表示:

不,别把它放在维基解密上!这个项目需要渐渐的成长,这样软件才能一路上保持强劲。我在此呼吁维基解密不要使用比特币!比特币还只是一个处于婴儿时期的小规模社区实验。你用它顶多就是个小额支付,你们带来的热度可能会在这个阶段毁了我们。

抱着这样一种试运行的态度,中本聪设计并创立的比特币居然发展到今天如此火爆的地步,这一切没有顶层设计,有的仅是规则,而规则只是为了规范,以防有漏洞可钻。

就这样比特币从最初的几乎不值钱(一堆代码),到最高时突破两万美元大关(变成最值钱的虚拟货币)。

现在,全球比特币交易平台有248家,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比特币带动了整个虚拟货币市场的繁荣,越来越多的类比特币出现,这一点,中本聪肯定没有想到,而这样一种状态,不正是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中描述的“废除中央银行制度,允许私人发行货币,并自由竞争,这个竞争过程将会发现最好的货币”吗?

2008年到现在,只不过短短十年,再过个十年会是什么景象呢?如果再过二十年呢?

没有顶层设计的比特币,它会崩溃吗?

会的,没有一种事物能够永生,但重要的是,只要是自由竞争,永远有最好的良币可供使用,货币永远都会呈现出它稳健的一面,而从来不需要什么救世主,顶层设计,抑或是宏观调控。

而我们普通人,也许能够自由的拥有稳健的货币,没有通货膨胀,没有金融危机,更没有救市,我们不必为顶层设计的失误买单,货币不会贬值,它只能保值甚至增值,我们也永远不必为了手有存款而担心贬值,拼命甚至恐慌地寻找保值资产。

就算只吃利息都足够了。

也许此时的我们,才能真正做到:家有存款,心中不慌。

结语

人类文明自诞生以来,总是向前发展,唯有经济,现在似乎在循着一条倒退的道路在行走,一直以来,经济发展似乎只受自然灾害和战争的影响才会出现大的衰退,在没有自然灾害,没有战争的和平时代,经济总是飞速发展,稳健而有力。

在经历完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全球大部分地区已经进入和平状态超过70年了,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也愈加的成熟,按理说,这样一种稳定的环境,经济发展应该更加稳健才对,不应出现倒退。

然而,频繁发生的世界级金融危机就有数次: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等。

而国家级的金融危机就数不胜数了:日本90年代房产泡沫破灭以及最近发生于2017年的委瑞内拉经济崩溃,更别说让人惊奇的津巴布韦货币了。

这一切的数不胜数的大小金融危机,货币崩溃,几乎都集中在20世纪以及往后的时间,这与19世纪才渐渐流行起的央行,难道都是巧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